您现在的位置:安徽省六安第一中学>> 桃李芬芳>> 书香校园>>正文内容

2020年“书香伴我快乐成长”暑期征文校内一等奖作品选登:2.你好,旧时光

你好,旧时光

——读《人间草木》有感

高三(13)班  方 瑶    指导老师:李敏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请和我门前的花坐一会儿,它们很温暖,我注视它们很多很多日子了。”

                                              ——汪曾祺

   有些人会一直住在一个词语里。比如我们想到鲁迅先生,那必然是犀利的文笔、痛心地呐喊;比如徐志摩先生,浪漫与诗意似乎是他永远的主旋律;老舍先生呢,是带着老北京人特有的质朴幽默。而汪老,总会让我们想起闲适安宁的岁月,并回首扬起笑脸,道一句:“你好,旧时光。”

其实谈及汪曾祺先生,我的脑海里第一个跳将出来的,是这样一句话:“筷子头一扎下去,吱——红油就冒出来了。”这个“吱”就很传神,它把那种蛋黄油汁儿冒出来的瞬间抓住,同时赋予了口语化的生活气息,让人觉得异常亲切,好像有人在你脑子里放了一段录像。而汪曾祺先生一直是这样,用最朴实可爱的白话,写人,写事,写生活;因而他的文字里有画,有乐,有情调。正如此散文集封面所书:

世间万物皆有情,难得最是心从容。

这本可爱的书集,更像是汪老的“生活手账”:也许是生活的一件小事,也许只是一只飞虫,一朵娇花……好像什么都可以被他记录下来,成为一段温暖的文字,无论是一草、一木、一果、一蔬,在他笔下,都能活出最生动的姿态。这样看来,这位文学大师更像一个“生活研究员”了!

例如在《昆明的果品》一文中,汪老就用九篇小短文,分别详细地为梨、石榴等水果作了“档案”。“《梨》中这样记述道“宝珠梨形正圆,——‘宝珠’,大概因此得名,皮色深绿,肉细嫩无渣,味甜而汁多,是梨中的上品。我吃过河北的鸭梨、山东的莱阳梨,烟台的茄梨……味道都不相似,”他又说:“……北方的红绡梨,所以名为火把,是因为皮色黄里带红,有的竟是通红的……酸!但是如果走长路,带几个在身上,到中途休息时,嚼上两个,是很‘杀渴’的。”正是有了对生活一点一滴的详细观察,汪老才可以信手拈来,如数家珍。

这些平淡的甚至是拉家常的话竟把我拉进了旧时光,让我得以在这样一个紧张、快节奏的生活里劈开了一枚小小的天地,一块只属于我自己的悠闲的天地,在这里,我认真听着汪老絮絮地说着各种各样的植物,嘴里还啃着刚摘下的水果;一会儿又随着汪老四方云游,感叹造物主之伟大,一会儿我又悄悄踮起脚,在时光这头窥见西南联大的师生情谊……这一个个闲适的只存在于旧胶卷里的秘密从时光中被剥离出来,再次生动地展现在我眼前。因此,我爱这本书,或者说,我不能不爱这本书。

不似别的文人“精雕细琢”自己的文字,汪老就是一个热爱生活,随手摘下温暖的生活家。他没有那些野心,更不屑于有。就如他《泰山片石》里所写:“我对一切伟大的东西总有点格格不入……同时我也更清楚第认识到我的微小,我的平常,更进一步安于微小,安于平常。”他是一位真正的文学大师,生活大师:“我希望我的作品能有益于世道人心,我希望使人的感情得到滋润是美的,有诗意的。你很辛苦,很累了,那么坐下来歇一会儿,喝一杯不凉不淡的清茶——读一点我的作品。”而在如今的社会中,我们缺少的正是这一点。我们习惯了高楼大厦,习惯了车水马龙,习惯了高强度快节奏的生活,可到了年末,回顾这一年,又剩下了什么?我们的精神是空虚的。

现在人们常把内心深处的最原始的渴望压抑于心,却忘了埋藏在心底的声音是关不住的。它向往山涧,林地,它向往蓝天、果园、它憧憬着乡野的希望,在无数的辗转反侧之后呼之欲出,那么人世间最纯粹、最美丽的答案:

“一定要爱着点什么,恰似草木对光阴的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