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安徽省六安第一中学>> 桃李芬芳>> 书香校园>>正文内容

2020年“书香伴我快乐成长”暑期征文校内一等奖作品选登:1.来一场主角游戏

来一场主角游戏

——读《你好,旧时光》有感

高三(24)班姚远卓   指导老师:漆朝晖

 

彼得潘终于走完了小时候,彼时的少年站在成长的尽头,回首过去,一路崎岖竟已遍地繁花盛开。

                                           ——题记

玛丽苏是一种自以为是主角的病,我们都是患者。感染无需惊慌,它只是宣告成长的开始。这是一个小女孩的成长故事,如同一场在生活中上演的舞台剧,湛蓝的幕布上,无数人的成长轨迹无声交错,划出一道道凌乱却美丽的弧线,线上有笑脸、有泪光,还有青春期的迷茫有少年人的梦想。

幕起——

“我们国家需要的就是你这样仁爱美丽的女王陛下,请答应我们吧!”余周周红了脸,傻笑着,有些难为情,又觉得人家这可不是胡乱奉承。她很矜持委婉地再次拒绝:“谢谢你们的好意,可是我必须留在地球上。”我望着书里对着小区右边的草丛笑得眉眼弯弯的小姑娘,也忍不住轻笑出声。故事的最初,她是女侠、雅典娜、月野兔、花仙子、希瑞、白娘子……她以为所有人都爱她,世界等着她拯救。

像极了小时候疯狂迷恋过的热血动画的主角,他们有光环加持,永远强大而潇洒,有着与生俱来的智慧、勇气,以及令人艳羡的好运气。小时候人刚刚有了“自我”的概念,常常会将它无限放大,导致整个世界都被来自孩童的视角加了滤镜,始终笼罩在一片深深浅浅的光影之下,朦胧看不真切,万物皆是以我为中心折射出的点。理所当然地,我把生活当做被设定好的剧本,并自以为是的认领了主角的头衔。年幼的我是如此向往动画里主角跌宕起伏波澜壮阔的人生,于是等待着成长,等待着蜕变,等待着上帝将宝剑交到我手上说“去冒险吧”。

生活是在一片期待里向前开去的,可是却并没有开进我期待中的银河或城堡,而是开进一片荆棘。曾经忐忑而兴奋以为要对抗的怪兽和恶龙成为孩提时荒诞的梦,时光如同一支开弓后的箭,只向前不后退,而我被无法挣脱的力量绑在箭上,所有踌躇和胆怯皆不被允许,连风景都常常一闪而过,来不及欣赏就成为了昨天。稚气随滤镜一同渐渐褪去,当我真正推开现实世界的大门,门后没有富丽堂皇的宫殿,没有惊心动魄的关卡,没有平直长远的大道,甚至找不到一块路牌。世界的背后一片漆黑,我的身边空无一人。每一步试探和摸索,都只是更强烈的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与平凡。

令人无奈的平凡。

不够美丽、不够聪明,在无数关键时刻瞻前顾后,少了一点魄力,缺了几分勇气。忘了是从什么时候起,我默默接受了自己不是“天选之子的事实,关于主角的执念早已被尘封在回忆里,上锁、淡忘,以至于早已落上了厚厚一层灰尘,无意中回头瞥见,都要疑心那是否真的存在过,然后出于羞愧,给予心底否定的答案。

当我和故事里的女孩都随着时间轴的推进来到了曾经期待过那样久的年纪,忐忑兴奋,却与慌张和失落撞个满怀。我们最终无奈的发现,这世界无人可以拯救,我们能做的只有成长。

世界不仅仅属于我,但它属于所有人,也包括我。余周周为了逃避纷扰繁杂的大世界,为自己创造了一个小世界,玩了一场主角游戏。在主角游戏里,你就是绝对主角,是超级英雄,你可以奋斗,可以重来,可以撞大运,可以在山谷修炼,可以条条大路通罗马,可以有广阔的世界遨游。

这个游戏的魅力在于,因为你是主角,所以苦难只会持续到倒数第二秒,最后的时刻,你们会赢;因为你是主角,所以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酸涩难堪的时光都只是这场旅程里值得品味珍藏的、大结局时刻必须追溯的珍贵回忆。当我也学着向她一样用全新的目光打量世界,才参悟了成长的奥义。原来,生活早已抛给我所有主角都经历、忍受过的迷茫和痛苦,那些难题、考验、伤口,都是深埋在贫瘠土地里的种子,只有心血浇灌才可能开出鲜艳的花朵。而成长似乎总是降临在日常里无数平平无奇甚至不经意的瞬间,没有预兆,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很久,真正来临却如蜻蜓点水雁过无声,在很久以后的某一天蓦然回首,才惊觉自己已经走出好远。

也许孤独,也许平凡,也许不被看见,也许没有回音;也许不够离奇,也许不够曲折,也许不够精彩。但这并不妨碍我在无人问津的白天与黑夜,笔耕不辍书写着以自己为主角的成长故事。望着浩瀚的星空,我也曾默默的想:这个有着六十亿生命的地球,这个有着无数星球的宇宙,每天该发生多少千篇一律的故事啊。

可是在我的世界里,仍然是弥足珍贵。

所以——

去冒险吧,平行世界的我自己。

让我们来一场主角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