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安徽省六安第一中学>> 园丁天地>> 教师心得>>正文内容

推进新课改 走近陶行知

    参加了十月份的省六届陶研会归来,我的内心依然有种深深的震撼。短短的两天半,我先后听了省陶研会陈会长、张秘书长等四场报告和七个经验总结,参观了三所特色学校,还出席了一台由霍邱县教育界师生同台演出的精彩的文艺晚会。启迪很大,收获颇丰。其间,无论考察地处偏荒的陈埠职业高中,还是走访富有特色的霍邱二中,还是参观相当僻远的乡村宋店小学,在我的心里,处处感受到了一种时代精神的召唤,一种伟大精神召唤——陶行知精神的滋润和召唤,激动之余,长歌当怀。

    在新课改背景下,咱们的教育教学目的究竟是什么?咱们的教改宗旨究竟是什么?咱们课改的过程与方法应该是什么?作为基础教育,咱们学校办学的风格特色是什么?作为新世纪教育工作者应该具备怎样的精神境界、志向、情怀……其实,只要我们走进了陶行知先生的精神世界,我们就不难找到相应的答案。

关于教与学

    当今,作为教育主阵地、主渠道的的学校,提倡怎样的教育观、教学观、教师观、学生观,这是办好一所学校,当好一名教师,教好所有学生的前提,换句很流行的话,教与学的一切出发点都是“为了一切的学生”,“为了学生的一切”。

    如果我们抛开了那些很新潮的课改术语的外表形式,认真思考其中的真髓,我们就会发现,行知先生先前的许多教育观念与眼下的新理念都是十分契合的。譬如“教与学合一”“教学做合一”,“以教人者教已”等等。在我看来,曾作为中国教育改革先驱的行知先生的诸多观点并未过时,相反,他依然充满了现实意义,仿佛就像在针砭当前的教育时弊,痛斥眼下教学的片面,批驳现实教法的僵化,深刻而使人警醒,准确而令人反思。

    在行知先生看来,教与学两个主体应有机合一,不能分开,而且相辅相承的。就教师而言,教师的责任不在教,而在教学生去学,教师所选用的教学方法,必须根据学生的学习、生活所需;在教学过程,教师不能光做二、三道贩子,而必须一面教,一面学;只有这样才能让学生学得主动、自由,才能让学生乐学善学,从而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在教与学过程中,学生的习得才是第一位的,怎样做(实践)才是第一位的,教师拿做来教才是真教,学生拿做来学才是实学。换句话说,“事怎样做就怎样学,怎样学就怎样教”。我们教育教学目标的设计一定得把培养学生的生活能力,实践能力,学习能力当作教育教学的根本宗旨。由行知先生的这些思想,联想到我们课改的一些观点:我们新课标中的“三维目标”的核心,如知识与能力,方法与过程等不也正于此吗?

    譬如,我们教授语文的目的不是仅让学生了解小说的主题,寻找散文的线索,把握文言虚词的意义,认识诗歌的手法与意境。我们教授的根本目的,还是在于通过教授,让学生真正懂得如何去创作小说,拟写散文,阅读与欣赏古诗文,以至培养学生学习母语的浓厚情趣,有效提升学生运用语文的能力。一句话,“教是为了不教”。

关于教育民主

    基础教育应该是最能充分体现人文性的,而人文性的核心也应是教育的民主性。众所周知,近些年来,我们的基础教育已经表现得十分偏执化,极端化,在应试教育机械模式的威逼下,教育中的情感态度与价值观已被大大淡化,他几乎被逼进了一种高度专制的死胡同。一个明显的现象就是:如今的毕业生对母校的情结,对恩师的感恩情结正在日益淡化,即便一些毕业生返校,也表现得较为功利,他们大多只去看望班主任,而很少去看望其他科任老师,甘愿为母校再做贡献的则更少。因为在他们看来,只有班主任对自己的帮忙很大,其他人则很小。这是需要我们认真反省的,我们不能一味指责学生的利己和负恩,而应反思,在平常的执教中,我们自己究竟缺失了什么?

    在社会各界民主化进程大大推进的形势背景下,我们的教育,尤其是基础教育,如今却依然还好像是古堡一座,与世隔绝,因为基础教育中,相当多的话语权:教师的执教权,学生的学习权往往人为地剥夺了。试问,我们有选择教材的权利吗?教师、学生双方有相互选择的权利吗?校长真正有办校的权利吗?从办校的自主权,到教材的使用权,到从教师的语话权,到学生的学习权,这一切权利似乎都在逐步地丧失,而人们唯一的选择只能是服从,渐渐地,我们大家几乎都沦落成了应试教育体制下的奴隶和机器。当校园满是集权制,而缺失民主和自由的时候,我们的基础教育在师生之间,校方和社会之间,也只能一次次制造着隔膜和冷漠、利己与自私。在行知先生看来,教育不仅要民主而且还应体现为民有、民治、民享。即校长有治校的实权,教师有执教的实权,学生有学习的主动权,只有这样的教育才是教育的民主,才是民主的教育。我们必须承认,从教师到学生,从校长到社会,基础教育群体正不断出现着越来越严重的失语现象。当前这种现象,小而言之,这是一所学校常规办学理念的严重缺失,大而言之,这是我们基础教育办学科学方向的的严重缺失。

    新课改一直强调师生互动,教育民主,在现实的教育教学过程中,更需要教师的宽容:需要师生之间、生生之间,心灵与心灵的碰撞,情感与情感的沟通,坦诚与坦诚的交换,以至个性与异端的包容,这是十分必要和必需的。因为基础教育一旦缺少了民主,她不仅会禁锢教师的风格个性和创造精神,最终也会葬送学生的天赋与个性。历史和现实似乎都在警诫我们,在专制教育下是培养不出真正人才来的,也很难造就出充满创造潜力人才来的。-----缺乏民主的教育是时下我们基础教育最大的弊端之一,也是百十年来基础教育改革最大的障碍之一。

    民主的教育呼唤民主的校长,民主的教师,民主的校风,民主的学风,民主教育也一定会带来真正平等自由快乐和幸福,我们所襟怀的这一目标,眼下,我想距离还十分遥远。革命尚未成功,同志犹需努力。

关于教育的创新

    勿庸讳言,“传道、授业、解惑”的教育观,千百年来,已深深影响到中国历代教师和学生。在这种传道士的教育模式下,我们的教育似乎并没有一代代地去创新发展,相反却在一代代复制,近亲繁殖则更是普遍现象。虽然这种保守的教育模式也能铸就出一批满腔经纶的饱学之士和善翻故纸堆的名流高手,但同时它却也正在窒息并扼杀着一批又一批的原本有着极大创新潜能的奇人异才。就知识教育,应试教育而言,我们的基础教育也许是世界上最强盛的国家之一,但在培养能力,尤其是创新能力方面,我们的基础教育也许是世界上最薄弱的国家之一,这是不争的事实,因为其中的例子,太多太多。

    当教科书成了“圣经”,参考答案变成了唯一的“标准答案”,教学内容与模式,千人一面,教学评估唯分而度,唯试而论……。在这种唯书为上,唯师为上的体制下,我们至多只能制造一大批循规蹈矩、因循守旧、善记善考的标准化“机器人”而已。别的不说,试问,当今校园,愿为中华之崛起(振兴)的学子能有几许?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的教师又有几人?咱中国的爱迪生、牛顿又在哪里?

    在这里,我不得不再举一个耳熟能详的现象。每年到诺贝尔颁奖时,我们中国人总是忿忿不平,总认为中国人之所以至今未享受诺贝尔殊荣,其实就是蓝眼球人种对黑眼球人种的歧视。在忿忿不平之后,大多数的人便又是阿Q式的一番自慰。的确,在中国人骨子里早有一种聚集太多的诺贝尔情结,这种情结到如今似乎也已凝结成一种强烈的民族情绪。但是,我们却好像忘了一个道理,一切偶然往往有其必然,而一切必然也定然会是必然的。当我们每年为自己未获诺贝尔奖而忿忿不平时,其实,我们也应很理性的反思一下自己的:当今的咱们民族,在各学科,为世界真正又做出了多大的新贡献呢?在这一点上,咱们的基础教育,乃至整个国民教育有没有失职?是的,我们当一个民族缺失了创新精神、创新意识,而只会模仿时,这才是令人最担忧而恐惧的。它需要民族的反思,更需要来自教育,尤其是来自基础教育的反思。

    宇宙在变,世界在变,社会在变,我们的基础教育焉能不变,不与时俱进呢?在世界正在融为大同化的今天,笔者认为,不仅我们的基础教育的教学内容、形式需要创新,更需要创新的还是基础教育的体制、机制、价值观念,包括教育的评估观念。要确保中国基础教育的改革圆满成功,必须有赖于一代富有顽强改革意识和创新精神的教育专家,教育新人,以及一大批志愿未来从事基础教育的接班人。一旦如此,咱们的国家,那一定会“处处是创造之地,天天是创造之时,人人是创造之人”。一旦如此,我们就决不会再出现这样的笑话:当整天躲在书斋里的专家学究们对田野日益繁盛的加拿大一支黄花一筹莫展,束手无策时,合肥的一位小学生却利用周未假日,已研究出了以此为防虫剂的绿色农药,并真正做到变害为益。

    中国基础教育的改革创新,课改的顺利推进,仅靠一纸文件,一两次培训会议,“数面课改旗帜”,几所示范学校的示范是远远不够的。中国基础教育的创新,需要的是一场自上而下,再自下而上的全民性真正社会革命,而不是教育改良,它需要的不仅是一种制度、一种机制,它还需要一些强有力的政策和物质条件来作为保障。

关于生活的教育

    据笔者所知,眼下从事基础教育的一线教师,已经很少有人把这种职业当作了自己的事业来做,而身陷其中的莘莘学子们,也很少有人把学校看成青春时期梦幻的乐园。原因很多,究其直接原因就是,我们的教育远远脱离了生活,太学究化?太象牙塔化了,太缺少人性化了,太缺少生活味。难道不是吗?如今,不少师生都是为了分数而战,为了自己的名次、地位等功利而战,他们的教与学不是为了生活而快乐地生活。结果是,学生学得很苦很苦,教师教得很累很累。厌教厌学,已自然成了不少师生们普遍的心态。

    在行知先生看来,教育的目的本是为了提高人的生存质量,是为了让人生在一种自然和谐的环境中生活得更美满,更幸福。因此,教育其实不止于智育,其中还包括有情感教育、社会教育、生理运动教育、文学艺术的教育等丰富的内容,教育内容和形式应是丰富多彩的,生活有多灿烂,教育就应该多灿烂。因为“教育离不开生活而发展,生活则需要教育来提高……生活因教育而灿烂”。只有这样的教育才可能达到成功美好的境界。如果我们把行知先生的观点换成一句时尚的话,教育也就是为让学生“学会学习,学会生活,学会生存,学会合作”。

    然而,反观如今书斋式的基础教育,问题真是多多啊!不少学生读了几百篇文章,却写不出好文章,学了五年物理,却不懂维修电器电路,念了十年英语,却只能听不会说,如此等等,这些难道不是基础教育的悲哀?其实,目前我国基础教育存在的许多问题,根子都出在与社会生活严重脱节方面。在笔者看来,教育是个系统工程,教改也是项系统工程,单靠学校、教师、学生是难以真正推动教改的,因为教育的外延与生活的外延相等。

    当我们的课本与社会严重脱节时,当教师的说教与家长的说教呼完全相背离时,当我们学校一直游离于社会生活变成孤岛时,对这种教育,你还有多大的指望呢?从旧民主主义到新民主义,从解放到改革三十周年,我们的物质世界与精神世界,应该说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迁,随着义务教育的真正落实,高校精英教育已嬗变为大众教育,我们基础教育的外部环境,应该说也已大大改观,因此所谓的自主、探究、合作等与行知先生的“知行合一”“教学做合一”“变教授为教学”等,在笔者看来,都是不谋而合的。在新课改逐步推进的过程中,我们不仅要认真学习领会新理念、了解新课改,掌握新策略,而且还要重新研究、审视行知先生的教育思想精髓,是谓之,行知,行知,复行之。

    一个民族最可悲的,就是数典忘祖,不知道尊重和爱戴自己的理论家和思想家;一个民族最可哀的,就是崇洋媚外,淡漠和冷落了自己的教育家和思想家。在世界经济危机的严重冲击下,在中国这个人力资源超级大国中,在当前,还有什么比重视基础教育更有效,改革国民教育更重要的事呢?!

    我想,新课改虽任重而道远,陶行知离我们却很近而很亲;要真正有效推进新课改,还是要认真走近陶行知。----呜呼!但此纪念陶行知先生。


【字体: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