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安徽省六安第一中学>> 园丁天地>> 教师心得>>正文内容

阅读:代表一种生存力量

   我始终认为在信息时代和市场经济社会,我们要想真正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和人生价值,就得切实增添自己的生存力量。我们的生存力量主要表现为两大类:一是信息的输入能力,譬如我们常说的听读能力;一是信息的输出能力,譬如我们常说的说写能力。真正的阅读所带给我们的好处不只是分数、方法、知识,也不仅是文化、涵养、气质,它还是一种生存的智慧和能力。从这个意义上说,阅读代表了基础性的生存力量。
眼下的中学语文阅读教学问题多多。最突出的问题便是带有社会普遍性的急功近利的浮躁,不少年轻人鄙视读书,鄙视经典,鄙视原著,鄙视文本自身,却偏爱读卡通、读漫画、读武侠、读那些二三道贩手中的《××选萃》《××心得》,尤其偏爱各种文化快餐,电子音像,互联网。在这种浅薄的阅读中,渐渐地失去了经典中的“自我”,原著中的“自我”、文本中的“自我”,甚至阅读主体读者“自我”。
    在笔者看来,我们中学语文读本目前尽管已有了某种很大的改进,也兼收并蓄了多元文化,但无论从质或量方面去衡量,充其量只算得一些“微量元素”,并依然给我们中学语文教育带来了一定程度上的先天不足。一个年轻人先天性“缺钙”并不可怕,他完全可以通过后天精心调理,使自己日益康复并壮大起来,可怕的是后天的失调。如果我们的阅读只是带着某种功利性,只追求感官的刺激愉悦,或只听凭情绪的摆布,倒头来,我们至多成为一种阅读机器,娴熟的应试机器。
    真正阅读的普遍缺失,不仅仅是我们当今中学语文界的莫大悲哀,它也正成为我们年轻一代整体人文素质不断滑坡的巨大隐患。为此,我们必经大力提倡真正的阅读,真正的阅读是什么?它应该是一种“对话”,一种“发现”,一种“开发”。
    真正的阅读,应是读者在心灵层面与文本的平等多重的对话。首先,它是来自阅读主体与文本作者的对话,作者想告诉我什么,作品要告诉我什么,我读到了什么。其次,它是来自阅读主体与编者的对话,编者为什么要以这种体例编发这篇(组)文章,而我认为如何。再次,它还是阅读主体与另一些阅读主体(老师、同学)的对话,我读出什么,你读出了什么,他读出了什么,我们的共鸣与分歧各在哪儿,我们彼此间还能否找到新的沟通处。譬如对“我做了生我的父母家里的新客了”,(《大堰河》)这句诗感情思想的认识与把握,譬如对“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意境的剖析体味。真正的阅读正是要通过我们自己对作品、作者、编者之间的对话,读者与读者之间的沟通,去实现对作者、作品“自我”的多重认识,以最终达到阅读中知识文化的传递,心灵情感的互动。
    真正的阅读,应体现为包括知识、情感、精神、思想在内的多层面的审美“发现”。在阅读中,我们应特别注重自身审美能力的发现与培养,重视自己主动性的思考与体验。如果说语文的外延与生活的外延相等,那么每天置身广袤浩瀚的大自然和纷繁多彩的人间的我们,完全应学会用自己一双会审美的眼睛,一副会审美的耳朵去细心观赏、聆听大自然和人间的美妙所在。如果说中学语文学习的主渠道在学校课堂,那么,我们更应该在极有限的空间,运用好自己会审美眼睛与耳朵,最大化地去“发现”语文读本中的语言美、情感美、内容美、意境美,譬如《荷塘月色》通篇那淡淡哀愁是如何借助叠音联绵词所构成的特殊音韵美巧妙传递出的,譬如《故都的秋》中,作者那种复杂的凄凉、无奈、自适、慰藉是怎样形象寄寓于秋声、秋景、秋意之中的。在语文学习中,一旦我们学会了能始终用自己一双审美的眼睛,一副审美耳朵去阅读、去倾听、去观察、去感悟,那么我们定会有属于自己的“不断发现”的新鲜感,那么洋漾在我们四周的就不再是单调的文字、枯燥的符号、乏味的陈词,而处处现身着充满个性灵性的人影,时时流淌着喜怒哀乐的情怀。
    真正的阅读,还应体现在对读物内在知识文化的开发上。这种开发是积淀,迁移,是充满想象的再生。中华民族历史悠久,世界文化纷繁广博,因此它需要我们用想象跨越历史的鸿沟去传承开发。其次,要想真正与时俱进,我们自身的宇宙观、人文观、文化观,生命意识等有效生存智慧与能力子也亟需由真正的阅读得到充分的培养与开发。“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句名言,我们耳熟能详。我们之所以高度认可并欣赏它,就是因为它充分体现了对读者主体的肯定与尊重——每一个读者都有开发出属于自己的“哈姆雷特”的权利。当然,这是必须建立在尊重文体作者创作主体性的基础之上的,我这位“哈姆雷特”只能在文本作者设定的相应空间之内生存。如果我们离开了文本所处的语言环境与时代环境,不尊重作者创作的主体情绪,热衷于抓一点“不及其余”,把《雷雨》中周鲁两家矛盾说成是一种家族乱伦,把马蒂尔德看成了觉醒的英雄,把《桃花源记》看成为鼓吹逃避现实。这类所谓的开发其实是庸俗的,低级的,致命的,因为它从根本上抹杀了文本自身的存在意义和价值,而最后也将丧失自我个性和文学价值的基本评判。
    我们所谓的“开发”在于:通过科学的阅读,在充分尊重文本存在意义和自我理解意义的基础上,进一步唤起我们的心灵深处的那些或平行的,或交叉性的,或跳跃性的,甚或逆向性的想象、联想与写作。以读促读,以读促写,读写结合,读以致用。如果我们熟读了《就任北京大学校长之演说》后,也能因感而发,写一篇匡世济人的《××年在联大科教文年会上的演讲》,熟读了《我有一个梦想》,便能情系所生,来一篇文情并茂的《让我轻轻告诉你》;读了《念奴娇•赤壁怀古》,还会依谱填词,来一首《念奴娇•中国奥运》……我认为,这便算得上达到阅读的极致了。
    年轻的朋友们要想使自己实实在在的生存吗?那就让我们学会真正的阅读,科学的阅读吧。学会“对话”其乐无穷,做到“发现”其乐无穷,实现“开发”其乐无穷。


【字体: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