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安徽省六安第一中学>> 园丁天地>> 教师心得>>正文内容

语文教学宜标本兼治

提要:要解决语文教学所面临的尴尬,必须认真运用系统工程的思维方法,从“多维”角度进行综合分析,并有待于从以下四个方面进行改革:有待于整个社会在语文教学观念意识方面的转变;有待于语文教学在评估政策及手段方面的改革;有待于语文教学中的师生两个主体在行为方面的互动;有待于语文教材内容在编排配置方面更趋科学合理。这样,语文教学才能收到标本兼治的功效。
    读了《上海教育》杂志2003年第2A期苏亚芹同志的《走出尴尬》一文,笔者心中有一种沉甸甸的共鸣。眼下高中语文教学的投入与产出不成正比,语文考试效益低,语文教学问题多多,积重难返。这些都是当前我们语文教学所面临的很严峻的现实。因此,的确需要我们“用心灵的碰撞去引导孩子”,“探索多彩的教法吸引学生”。但作为身处第一线的语文教师,笔者认为,我们的高中语文教学要想真正走出目前的这种尴尬,若仅靠教师“心灵的碰撞”和“教法吸引”,是远远不够的。如果我们把语文教学看做一项系统工程,那么造成目前语文教学种种尴尬的因素也是多方面的,要解决语文教学所面临的这种尴尬,还必须认真运用系统工程的思维方法,从“多维”角度(学校、家庭与社会,教师、学生与教材,实践、理论与评估等)进行综合分析,具体对待。语文教学要真正走出困境,还有待于以下四方面的变革。

有待于整个社会在语文教学观念意识方面的转变

    语文教学的尴尬,首先来自整个社会的语文教学观念意识,其根本点在于语文学科的定位模糊不清,莫衷一是。语文学科的性质究竟是什么?有人坚持“工具性”,有人坚持“人文性”,有人主张“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还有人认为“生活即语文”。由于社会对语文学科这种观念意识的不统一,从而致使广大师生在语文教学中,始终处于被动的境地:强调了“工具性”则削弱了“人文性”;强调了“人文性”则削弱了科学性:强调了“二合一”,则难找准契入点,强调了“生活”则难以把握明确的阶段目标。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语文学科理论建构严重的滞后,社会观念意识的含混,成为了语文教学所面临的首要困惑,从这个角度讲,眼下语文教学所面临的尴尬,其实还不是教得好不好,学得成不成的问题,而是教什么,怎么教,学什么,怎样学,考什么,怎样考的问题。

有待于语文教学在评估政策及手段方面的改革

    根据苏亚芹文的调查显示,近三年来,上海市高考语文科成绩呈下降趋势(2000年120分以上占1%强,2001年120分以上仅占0.4%,2002年9万考生中,130分以上的只有7人),而且文理成绩悬殊很大,因为在一些重点中学理科班,高考数学平均分可达130分,物理可达125分。面对高考文理科成绩悬殊这种现象,我觉得,也要辩证地看。眼下现行的语文高考评估,基本是忽视动态,只重静态;淡化过程,只重结果;着重态度,漠视情感;重视客体,轻视主体。且试题本身也很难真正做到听、说、读、写科学有机的统筹兼顾。因此,与物理、数学学科评估相比,语文高考评估体系的可信度最低,效度最弱,区分度最小,问题也似乎最多。比如2001年上海卷第15题要求考生说说欣赏某一文段的理由;第22题,要求谈谈对某一名言的体会等阅读开放题,其试题本身即模糊了阅卷者的主观因素,模糊了考生的实际水平,加之教师对答题的认同差异,评卷中责任心差异,以及评分标准的把握不一,这些都可能给公正的评分带来很大的干扰。而2002年“面对大海”文题,尽管给了考生一定的想像空间,但如此单一的命题,对那些曾到过海边的考生,和那些虽在荧幕上见过大海,却不曾到过海边,而又缺乏必要的生活储备的考生感受肯定是有差异的,用同一把尺子去衡量,显然也是欠公正的。大家知道,一千个读者允许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在我们的试题前,千百万位读者,却只能去搏一两个隐形的哈姆雷特!我们的语文试题基本是先用一个或数个成人化的“标准答案”去考查来自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才思风格,且具有不同生活情趣的不同心态的年轻人,而且即便是对这个“标准答案”认定也还往往夹杂着评卷者极大的人为因素。说实话,在这种评估体系中,得出的相关数据(120分或130分)又岂能客观反映学生实际的基础学力、发展学力、创造学力呢?又岂能真正反映教师的实际教学水平呢?又有多少可信度呢?
    从这一点讲,语文高考中高分低能现象,语文高考评判中由于试题本身区分度过大过小和评卷人自身人为因素带来的种种冤假错案,说到底恐怕还都是我们的教学评估机制惹的祸!

有待于语文教学中的师生两个主体在行为方面的互动

    众所周知,语文教学是由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两部分构成的,正是教师的教与学生的学这两个主体有机构成了教学的全过程。因此,关于语文教学的成败,教师是否善教、善导,还只是一个方面;学生是否善学善练,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成功的语文教学应是教和学两个主体共同努力协调互动的结果。
    为什么有些很著名的特级教师的经验,拿到异地、异校,甚至异班就推不开?为什么一些业务水平看似不高的教师,所任班的高考成绩会出人意料地好?为什么高考“黑马”常常会产生于我们平时并不器重的学生中?这些都是该认真反思的。从新观念、新课程标准的角度看,当前语文教学的改革重点是要尽量将教师的教让位给学生的学,努力增强学生自身主动的学习意识。根据笔者多年的教学体验,语文学习是一个规律性较弱、知识面颇广,而人文性、人情味、生活味等很浓的学科。因此,无论从功利还是非功利的角度看,方法比知识重要,能力比技巧重要,兴趣比基础重要,情趣比能力重要,素养比分数重要。一旦语文学习的的主体——广大学生把学习语文看成一种强化基础知识、提升生存技能、提高自我素质、陶冶个人情操的内在需求,由被动学语文变成主动学语文,由需要学语文变成喜欢学语文,语文教学才有可能达到它的极致。反之,教师只是跪着教书,成为教材、“考纲”的奴隶,学生总是跪着学习,成为书本、考试的奴隶,教与学两张皮,那是无论如何也很难切实提高语文教学质量的。

有待于语文教材内容在编排方面更趋科学合理

    常言道“强扭的瓜不甜”。然而,我们的师生却往往正是教材这根藤上的一个个苦瓜。照理,语文应是最充满生活情趣,最富有文化魅力的学科,广大高中生为什么对学习语文缺乏兴趣,原因固然很多:有教师教法单一呆板的因素,有学生自身重理轻文的因素,有高考不考教材的因素,更有教材内容自身编排的因素。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教材先后作了五次重大改革,由过去的一纲一本开始步入多纲多本的繁荣时代,传统的语文教材因工具性所导致的政治附庸倾向已得到有效的的遏制,并开始呈现出一种较为多元化的人文色彩,这是应当肯定的。但是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现行的教材仍然过于庄重、过于沉重、过于严峻、过于理性化和神圣化,而往往缺乏一种生活时代的谐趣,缺乏一种平民凡人的率真,缺乏一种个性灵性及人情味,缺乏一种与青少年情趣相应的亲和力。十六七岁的青少年,充满了率真、奇思、幻想和浪漫,我们的专家、学者们却一次次爱用自己的老成及睿智去束缚这群多思好动善逆反的青少年,强迫他们远远超越了平民的生活和年轻心理的时空,去接受圣人伟人们的思想道德的洗礼,比如让他们大段成篇吟诵甚至背诵百年以前的圣贤文章,让他们一字一句地揣摩那些早已废弃的言语;再如我们现行教材知识系统间的编排还不够严谨,听、读、说、写系统间相互脱节;加之校本工程鉴于学校人力、物力的因素无法启动等等,这些都给我们的高中语文教学带来很大牵制和负面影响。
    如果说语文教学最大的失败,我认为就在于我们在给学生传授知识思想的同时让其丧失了探索平凡生活的乐趣,以及体现真情自我的情趣,那么追究其直接的原因,我认为恐怕还在于我们的教材内容过于理性,教材编排为粗糙。
    总之,语文教学若想真正走出尴尬,就应该标本兼治,努力做到学校家庭与社会有机一体,教师学生与教材有机一体。不知语文教学界的同仁们以为然否?

 

【字体: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