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安徽省六安第一中学>> 园丁天地>> 教师心得>>正文内容

我有没有“耽误”学生

——班主任工作经验交流会上一个不可回避的反思
 
刘徐应
 
    有幸拜读了《班主任之友》第380期江苏清江中学蔡学之老师的一篇题为《我班有个“道歉日”》的文章,感慨万千,为蔡老师的诚恳感动,为蔡老师的做法鼓掌。联想到自己工作十余年来,听了大大小小几十场班主任经验交流会,成功的范例的确很多,许多成功班主任的成功经验的确是一剂良药,成功的范例的确令人振奋,让我们这些在班班主任岗位上平凡又普通的人受益匪浅。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面对如此多的成功范例,我不禁要想,把一个个“问题生”转化成“完美生”固然是教育者的追求,是成功教育者的境界,但我们的教育中有没有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而耽误了一个学生的前途呢?
    案例1:邵同学,一个农村中学的定向生,应该说是当地中学的NO.1或NO.2,高一进入我校,第一次离开父母住校,没有合理定位,迷恋打篮球,玩游戏,高一结束后成绩一落千丈,在班排名50名左右。高二分科后学理科,数学、物理更是找不到感觉,虽然在高二,我想尽办法,极力沟通,多方鼓励,也只能让他的成绩保持在50名左右,直到高考报名前,他得了一种慢性肺病,休学了。
    反思:多念了一年书,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是种灾难性的负担,导致该生多念一年书,应该有我的疏忽。一个农村孩子进城读书住校,远离父母,自律能力差。 高一一年,身为班主任,几乎未在下晚自习后或周末去寝室探望观察(只有四个住校生住在一个寝室),只是在发现问题时(比如上课睡觉、作业未写完)去询问几句、教育几句,或从同一寝室其他同学那了解点什么(其实很难了解到真实原因),等到期末,从成绩单中反映出来问题时,他已经有了不良的恶习了。此时的说教、找家长、多方位沟通,对于他来说都是苍白无力的。得了慢性病与住校时生活无规律不无关系,选择休学,是与家长因他中考成绩优秀,抱的希望不无关系,虽然排在班级50名,在当年的高考能上二本左右的学校(因为当年本班有44位同学考上一本),但这远远不能达到一个带着父母、家族,甚至一个村镇求学家长的希望。我知道,休学一年,他也不可能有大改变,也不可能有大起色,但面对此景我无法去规劝,只能善意的谎言,签字休学,劝勉,祝愿……(第二年他也只考上二本院校)虽然每年9月10日,偶然也接到他的电话,收到他的贺卡,但此时我的良知在问,对于他的结局,我能坦然吗?我尽力了吗?
    拷问:这种在高一新生来校时未深入寝室,抓第一手材料的班主任,可以说是在我的身边较为普遍,因为高一一年的沉沦,蜕变的优秀学生到高一结束分科时被各种理由,被脱离自己高一班级的学生比比皆是,这种推卸责任的做法,在特定的范围内蔓延。这些事例难道不该反思吗?我“耽误”了这些学生了吗?
    案例2:宋同学,一个单亲家庭的统招生,成绩较好,能稳定在文科中前360名,但波动大,排名极不稳定(有时能进前50名),平时不喜欢沟通、表达,是外表看似挺乐观,自律能力强的学生。在高三时,学校根据政策补助困难生每人1500元/年,单亲家庭无条件入选。他写申请了,但未通过同学们的评议,理由是:该生有手机、MP4,喜欢上网,生活不困难。在评议公布会上我说了:有些同学平时生活不困难,不节约,“时髦武器”样样有,还写申请。晚上,收到一则短信:难道乞丐就要穿乞丐服吗?困难就要写在脸上吗?
反思:事后交流,才得知他是单亲家庭(因为这个班是中途接的,登记表上也有父母姓名),他只是平时未表现出来。父亲再婚后,为了补偿,在经济上适度满足他,但他一直跟年迈的外公生活,生活贫困。高考后,加入了他的QQ空间:“我知我是一个无人关注的单亲男孩,梦中有多少次在父母分手的场景中哭醒,又有多少回在父母牵手时乐醒,但现实,我只能承受这一切,不能让别人知道,更不能让别人认为单亲家庭孩子有心理的缺陷。表面的伪装,强颜的欢笑,我只能依赖这空间,这网络找到一丝的慰藉……唉,这日子何时是尽头。”
    我静静地坐在电脑前,面对屏幕,一丝忏悔涌上心头,直到高考前,我竟然还未走入孩子内心,根本不了解孩子,对于他我付出多少真心,这样家庭背景的孩子,我在两年内,居然未理解他,走进他,成为他的倾述的对象,甚至在高三,那么紧张的日子里,我们让他独自一人默默承受着,他用自己的方式发泄,却被误认为是“不务正业”。当年的高考,他刚过二本线。
    有人说:老师对学生的爱,是在教育教学实践中,由教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道德感等凝聚而成的一种情操,但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的确有过让自己痛心、反思甚至悔恨的事例。“吾日三省乎己”这是减少工作失误,塑造高尚人格的必须,以后的班主任工作交流会,但愿能听到一丝反省的声音,这样我们的教育,我们的班主任工作才能赢得阵阵掌声。
 
(此文已发表在《班主任之友》杂志)
 
 
 
 
 

【字体: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