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安徽省六安第一中学>> 桃李芬芳>> 书香校园>>正文内容

《平凡的世界》:平凡表象下的英雄主义情怀

《平凡的世界》:平凡表象下的英雄主义情怀
 
 
 放眼整个1990年代,如果哪部作品能用近似于写实地方式刻画出那个时代拐点中艰苦的人生抉择,那么只有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在当代各种先锋流派的映衬之下,《平凡的世界》的读者下沉到民间、原野,在相当程度上被批评界和城市中人忽视,但是始终有着数以亿计的受众。而路遥的英年早逝又给每一位读者留下了无尽的遗憾,当初郁达夫曾经说过,作为作家最好的结局有两种:“一种是象高尔基一样,活到了六七十岁,而能写许多有声有色的回忆文的老寿星,其他的一种是如叶赛宁一样的光芒还没有吐尽的天才夭折者。前者可以写许多文学史上所不载的文坛起伏的经历,他个人就是一部纵的文学史。后者则可以要求每个同时代的文人都写一篇吊他哀他或评他骂他的文字,而成一部横的放大的文苑传。”很不幸,路遥属于后者,当然从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幸运,路遥成功地避开了更加喧嚣与直白的90后世界。
  曾经担任过习近平下乡所在县革委会副主任的路遥,虽然将其作品命名为《平凡的世界》,然而从骨子看,他却是一个充满英雄主义情怀的作家,孙氏兄弟所选择的道路,正是那一代年轻人(生于50年代,成长于文革中后期)的典范。作为一名优秀的作家,他从直觉中判断出这个世界开始进入平凡年代,那些充满英雄情怀的生活方式注定要与现实告别,但在内心深处他却不愿意放弃心中的英雄梦想,于是《平凡的世界》中就在平凡的世界中塑造出孙少安、孙少平这样不甘于平凡的命运英雄形象。温豪杰担任总编剧的电视剧版,将孙少安的乡村政治生涯和带领农民致富的历程铺陈的更加宏阔,强情节化虽然与《老农民》不能相比,但是县委大院和乡村政治大小舞台的呼应,也只有相当娴熟的过来人经验才能造就。
  然而,无论如何路遥却是用冷静地笔触写出了剧烈的时代转折中不同个体的命运,在时代的大潮流中,每个人都有机会但每个人都身不由己,这场由命运与自我交织而成的画卷正是整个80年代以来国人的自画像。毛卫宁执导,王雷、佟丽娅 、袁弘、李小萌等主演的《平凡的世界》,是对路遥这一现实主义巨著的重新演绎,尽管这段历史正随着当事人的老去而逐渐步入暮年,但回顾历史本身并不仅意味着娱乐,它还是对我们民族最近历程的一次近距离审视。或许,也只有风云过后的当下才能让我们更清晰地看到当初一代人的努力与心灵伤痛,也才能真正体会到当下的平凡世界并不像表面上看来的那样无味,它其实是一种更为自由的生态状态。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梦,然而有时候英雄并不是一种个人的选择,它只是命运的推动。孙少安(王雷)并不想成为他后来的样子,如果能选择或许他更喜欢与田润叶(佟丽娅)平淡地走到最后。然而,时代没有给他机会,他必须在长子与责任、哥哥与义务之间艰难地走下去。这是一个贫瘠的时代,身在农村的个体几乎没有更多的选项;然而这也是一个丰富的时代,丰富到只要有想法就能创造出一个新的世界,当下那些被称为暴发户的人们当初或许与孙少安一样两手空空。只是,有的人选择了财富,就成了当下的富一代们;有的人选择了理想,就成了《平凡的世界》中的孙少安。在贫瘠的黄土地上,面对宗族势力、故旧乡谊、他山之石的多重砥砺下,他终究站得住、立得定,即便付出失望的纯真爱情之后,以一出众所周知的政治联姻,挽起卷土重来的机会,自我牺牲是那一代乡村精英的主动选择,在当今幸存的1980年代集体记忆中尤其明显。也正是他的绝情,令怨怼中的田润叶成为孤独的守望者,在与李向前的恩怨情仇中必须要为后者的事故而做出毕生的念念不忘的恩情故事。
  如果说,孙少安承担的是上一代人的理念,那么孙少平(袁弘)则是新一代人的开始。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被固定到黄土地上,而且这三十多年的历史中所做的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让更多的人从黄土地上走出来,看到外面更加广阔的天空。孙少平是个人主义的英雄,他用自己的方式走出一条新的路程。在当下的中国,几乎每座城市里三分之二的人都是当初从农村走出来的孙少平。英雄并不只是荧幕上的主角,转过身,其实你也是这个世界的英雄,也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然而,这段历史大概是英雄主义的最后回声,在一个更加平民化的时代我们很难理解这些被历史束缚住的英雄,正如我们很难理解父辈的过往一样,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代沟。其实对这一代人来说,目睹曾经的信念被现实击成碎片或许也是一种痛苦。或许就在一夜之间,那些曾经高昂的口号,战斗的激情统统都成了舞台上表演的道具,英雄主义的谢幕来的太过于仓促,以至于演员们都还没卸下脸上的彩妆就开始了新的舞台。《平凡的世界》里的女性,是现代社会的传统人,身姿如何曼妙,心境都是奉献,向爱着的男人、仁义的他者以及无法选择的父兄儿女献身,或明或暗她们终究活成了男人的附属。
  《平凡的世界》里清晰地记录了70年代中期以来一代人(两会上有着无数代表,他们当然是成功的那部分人士)的奋斗与尴尬,它是英雄主义在这个时代的最后回声,也是路遥给这个世界最好的礼物。或许,我们永远也无法再体会到那种被命运束缚着的痛苦,但在一个更加平淡的世界里,我们更需要那种与命运搏斗的英雄主义情怀。

【字体: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