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安徽省六安第一中学>> 桃李芬芳>> 书香校园>>正文内容

《人民教育》:向孔子学习如何做一名好老师

    古语云:半部《论语》治天下。《论语》带给教师哪些启示呢?孔子在与他的学生互动过程中,体现出哪些为师之道?
 
做一个真实的教师
    《论语》是孔子在不同场合说话的辑录,各个篇章并无上下一贯的联系。然而,正像李泽厚先生所说,读罢全书,仍然可以见到一个“相当完整的生动印象”,那就是教育者孔子。透过《论语》,我们分明看到了一个生动、真实的教师形象。
    孔子有爱憎,不做好好先生。子贡问他,君子是不是也有憎恶,他说有的。他憎恶讲别人坏话的人,憎恶自己下流却毁谤向上的人,憎恶勇敢而不懂理智的人,憎恶专断而执拗的人。教师也应该这样,有憎有恶才有活生生的情感。
    孔子会着急,急了还会发誓。一次孔子拜会了南子,子路听说她是一个不道德的女人,大为不悦。孔子急得发誓说,我如果做了坏事,老天会惩罚我!老天会惩罚我!一个老师被冤枉或者被怀疑了,想自证清白又没有太多的证据,情急之下竟发起誓来。孔子就这么诚实,一点也不装腔作势。
    孔子也经常会被学生批评和质疑。老师见南子,子路不高兴,极力劝阻;老师在陈国断了粮食,子路带着嘲讽的语气问,君子也有毫无办法的时候?老师要去做官,子路更有微词。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由此可见,孔子其实并非如后人尤其是宋明理学先生描绘的那样超凡入圣。他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平常人。在学生的眼中,他也不是高大上,非所谓高尚完美的至圣先师。他可以被挑战,可以被诘问,甚至可以被指责。
    为师者当如孔子那样,做个真实的老师。
    真实的老师是自信的老师。有的教师过于看重自己的形象,唯恐一个真实的自己撑不起教师这个角色,生怕有什么问题会让孩子瞧不起。这样的老师,究其原因恐怕是缺乏人格自信、文化自信吧。
    真实的教师还是一个生动的老师,不仅自己生动,也能让学生生动。一个好老师不仅要用技艺感染孩子,更应该用自己的丰富个性情感来影响孩子。他在学生面前的一切言行举止,都应该得体、亲切、生动。他就是教育,他就是教材。一个生动的教师,最大的感染力首先来自于生动的身教;其二是尊重一个个具有生动个性的学生,引导他们各自主动地成长与发展。如果教出的学生千人一面,那是教育的失败。
 
做一个善于提问、善于启发的老师
    孔子常常用问题来回答学生的提问。与其说是回答,不如说是启发。子游问“孝”,他反问子游,如果“孝”只是赡养,那与养狗养马有什么区别呢?子夏问“孝”,他反问,不给父母好脸色看,仅仅让年长的先吃酒饭就是“孝”吗?学生思考这些问题,自己就能得出答案。孔子似乎不怎么喜欢帮学生“彻底解决问题”,总会给学生留点问题。比如,子路问“政”,孔子说就是自己带头,大家努力,子路没听明白,要求老师多讲一些,孔子补充说,不疲倦。孔子并不急于通过一次讲解就彻底解决学生的问题。
    孔子还喜欢追问学生,以帮助学生理清思路。子张问如何做到“达”,孔子反问,你的“达”是什么意思?子张说,就是在国家和宗族中有名气。他告诉子张两者不一样,然后才开始进一步的解释。孔子更多的时候喜欢等着学生追问。子张、子路、司马牛、冉有都追问过孔子。其中子张的追问最为典型。孔子的每一个回答其实是链条式的反问:“如何可以搞政治?”“什么叫五种美德?”“什么叫施恩惠但不花费?”“什么叫四种恶行?”
    从这些饱含“问题意识”的对话中,我们不难梳理出几条孔子关于“问题教学”的特征:
    第一,思考比答案重要。
    第二,无论是提问还是解答,老师的语言要简洁、不要啰唆,不必过于担心学生听不懂。
    第三,要让学生追问。
    再往深处琢磨,我们似乎还能看出孔子关于“问题教学”的一些理念:
    一、学问学问,不会问不叫学问。学生的问题意识和提问能力很重要。老师要留给学生提问的空间和余地,如果一下把答案和盘托出,学生就没有了提问的需求。
    二、学习应当是一种主动的行为,不是老师追着逼着你,勉强让你学,而应当是自己“求学”。如果本末倒置,学生没有积极性、主动性,老师讲得再多再好也不行。
    三、老师解答的意愿要和学生求知的意愿相吻合。老师急急忙忙地把答案和盘托出,一下讲得太多,学生并不想听,唠叨的老师反而会败坏学习的兴味。
    四、老师的解答要合乎学生的理解水平。
 
做一个关注学生生活的老师
    孔子的教育很有生活气息。他不仅关心学生的现实生活,而且善于用生活中的经验来引导学生理解一些艰深的道理,即便是他所极力推崇的一些深刻的理念,也密切联系饮食、睡觉、绘画、穿戴、走路等日常生活讲解。生活能给予教育的启示很多。我们今天已把生活当作一种教育资源,但似乎还不够开阔。
    孔子关注学生的日常生活。宰我白天睡大觉,他批评“朽木不可雕也”,并说既要听其言,更要观其行。颜回身居陋巷,生活得很快乐,孔子称赞他有贤德。孔子善于发现学习、生活、人生之间的联系。这种联系,今天已被一些老师忽视了。我们应当明白,很多时候,学生的学习出了问题,根子却在日常生活中。
    孔子重视日常经验的教育意义,但很少谈大题目,少用大字眼,强调从近处、从实际、从具体言行入手。他不是不讲大问题,而是不直接讲,不把问题弄得很高深。李泽厚先生一言以蔽之:“道在伦常日用中”。这样的思维方式、论述方式有着实用理性的思想传统,体现出高超的教育智慧。
    我们应当像孔子那样,关注学习之外的生活。比如,你可能只留意一个孩子晨读时没能把昨天的古诗背熟,却未必会想到昨晚他的爸爸妈妈大吵了一架闹着要离婚,他已静不下心来背书而处于惶恐之中。你留意到一个孩子上课思想开了小差,在无聊地把玩手上的橡皮,却未必想到他刚才下课与同桌闹了别扭,正盘算下课如何打破僵局。有的孩子一个阶段成绩突然下滑,你会简单地以为他被什么游戏分了心,却未必在意他其实是想借助游戏逃避现实里的什么问题。如果你不及时发现这背后的原因,认为他是一个不愿学习的孩子,久而久之,他真的认为自己爱上游戏而放弃学习。因此,我们需要以生活的眼光分析这些问题的背后生活,而不仅仅局限在单一的教学视野里。
    孩子的生活是完整的,我们的教学只是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学生学习上的问题大都与生活关联。我们单指望通过教学塑造一个人是很难的。我们要尽可能地关注一些特殊孩子的生活,他们生活中缺少的关爱,遇到的问题,都会以某种形式在学习中传递出来。我们的教育面向的是整个的人,而不是某一门学科的成绩,学生对生活有了正确的认识,对学习才会有健康的态度。
    当然,结合生活教育,不是生硬地把生活拉进课堂,在课堂中讨论几个现实热点,就是生活化了,重要的是从生活中实践、体验、领悟知识,将有关只是运用于生活实践。
 
做一个了解学生的老师
    孔子教育学生看不出是在教育。他和学生的一些对话与其说是讨论,不如说是聊天,不仅聊日常的话题,朋友的话题,聊天的氛围也很生活化。孟懿子问何为“孝”,孔子说“不违背”。樊迟替孔子赶车时,孔子就对他说,孟懿子问我如何是“孝”,我说“不违背”。樊迟问什么意思,孔子说,父母活着,按照礼制来侍奉,去世了按礼制安葬和祭祀。这么大的主题,孔子就在日常的聊天之中作了阐解。
    日常聊天可以拉近师生心灵。什么是老师与学生的平等对话?老师高高在上,抛个问题给学生,然后在一旁听孩子讨论,再怎么低下身来,也没有平等的情味。而与学生像朋友一样聊天,将教育大道理融于日常的语言中,才更接近教育的本真,才更有育人效果。
    我们常说孔子懂得因材施教,如不同的人来问仁问孝,同一个问题他都能给出不同的建议。他之所以能这样,是因为他很了解自己的学生。学生也很了解孔子,虽然在学问上还难以企及老师,但孔子的脾气、兴趣、志向、爱好、憎恶,统统在相互交流的过程中一览无余地暴露在他们面前。
    在教育的场域里,师生都应当在场。在教师的眼中,我们提倡“把学生当成一个完整的人看”。这只是一半,另一半就是教师在学生的眼中,也应当成为一个饱满而丰富的人。
孔子并没有把日常生活看作是什么教育教学资源,他是在教育中生活,在生活中教育。他的言行没有刻意为之,却饱含教育智慧,暗含了众多亘古不变的教育规律。
 

【字体: 】【打印文章